6aq9o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神帝 起點-第三千零三章 修羅相伴-hmoq8

萬古神帝
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
面对张若尘这绝世无匹的一剑,岚君额头上浮现出细密汗珠,青筋爆凸,大喝一声:“剑纵天下!”
十二柄玉剑合而为一,化为一柄万丈巨剑,神芒滔天,与青萍剑刺出的星空黄泉碰撞在一起。
“轰隆!”
星空黄泉源源不绝,如有亿万星辰之力加持其中,破去万丈长的明亮剑芒,重重冲击在岚君身上。
岚君发冠碎裂,长发披散下来,咬紧牙齿,显化出神境世界,与星空黄泉对抗。
张若尘等的就是岚君释放出神境世界,因为一位神灵,如果隐藏有秘密,这秘密必然藏在神境世界中。
定睛看去,在岚君神境世界最深处,张若尘看见了一座长满桃树的神山,山体巍峨高耸,到处都是悬崖峭壁,足有数十万丈高。
“唰!”
张若尘从星空黄泉中冲出,一剑劈飞岚君。
青萍剑的剑锋,从岚君的腹部,一直拖到右颈,撕裂开铠甲,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,身体如稻草人一般飞出去。
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虽说,岚君的本体是一座桃山,可是桃山也能修炼出肉身。
“今日贫道不杀你,但是,得毁你根基。”
张若尘假装出顾全大局的模样,没有再出剑斩岚君,而是向岚君神境世界中心的那座桃山飞去。
在桃山中,张若尘感应到了别样气息。
岚君脸色狂变,眼神变得狰狞无比,立即施展禁术,体内血液和寿元同时燃烧起来,完全就是一副拼命的模样。
顷刻间,他浑身燃烧,爆发出来的气息迅猛增长,达至不输上位神大圆满的地步。
“极道之剑,玄光弑神。”
岚君一剑刺出,神境世界中的所有规则,都向他手中玉剑汇聚过去,满天桃花花瓣飞舞,像是粉红色的海洋。
他自己的神境世界,竟是难以承受他自己爆发出来的剑道力量,出现不稳定的迹象,有的地方已经变得混沌破碎。
这是因为,以他现在的修为,控制不住如此强大的一剑,出现了反噬。
由此也能看出,他心中是何等慌乱,为了阻止张若尘,已不顾一切。
张若尘眼睛斜瞥,突然转身折返而回,举剑过头顶,瞬间进入人剑合一的状态,轻喝一声:“剑十四!”
“唰!”
青萍剑与他一起飞出去,化为一道流光。
流光所过之处,不仅岚君的神境世界破碎,就连商弘的神境世界都出现一道道裂痕。商弘既要对抗池瑶,又要抵挡这惊世骇俗的一剑,顿时陷入极其难堪的境地。
以他的修为和地位,如果因为青萍子和岚君的战斗,被打穿神境世界,将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。毕竟,之前他自信满满,主动提出要为他们提供战场。
而且,他的威信,也将受到打击,无法再给别的真理使者造成无敌的“势”。
在星桓天击败命运神殿的古神子海尚明宫,他的“势”本已经积累到了巅峰,盖过犰余神君和鱼太真,只差出手将他们击败,夺取真理奥义。
“嘭!”
两道璀璨到极致的神光撞击在一起,使得岚君的神境世界大面积崩塌。
“噗嗤!”
岚君的胸口,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,身体软绵绵的抛飞出去。
张若尘的道袍扣子被震得掉落,变得宽大松散,但身上的战威却攀至新高,站在商弘神境世界的虚空,眼神睥睨。
“破你根基,就当是为爱女报仇了!”
张若尘果断至极,挥剑直劈下去,落在那座高达数十万丈的桃山上。
还抛飞在半空的岚君,露出一道绝望的神色,随后,眼瞳通红,一股煞气,从体内蔓延出来。
“轰隆!”
桃山上,神光闪烁了一下,便被一分为二,向商弘的神境世界中坠落下去。
数之不尽的花雨,随之冲天而起。
毕竟是在商弘的神境世界之中,商弘在第一时间感应到桃山被一分为二之后,山体中,有庞大的修罗煞气涌出。
“这……”
九幽雷帝
商弘倒吸一口凉气,停止与池瑶斗法,眼神变得凝固。
庄太阿第二个生出感应,以难以置信的神色,望向商弘的神境世界,眼神随之猛然一沉,念道:“原来他早已化为了修罗!”
城主府中,处处混沌破碎,真实世界和神境世界交错。
诸神皆感应到桃山中涌出的浓厚修罗煞气,与岚君的力量同源。
确切的说,那本就是岚君的力量,只不过被他隐藏了起来,藏在神境世界的最深处。
“这怎么可能?岚君……桃岚居然是修罗族神灵?”伽临南道。
他与岚君私交不错,心中慌乱,连忙开始思考如何与岚君撇清关系,免得被连累。
无论是生灵,还是死灵,只要是喜欢杀戮、毁灭、战斗,就能飞升到修罗星柱界,再经过修罗战魂海的洗礼,就能化为一位真正的修罗,成为地狱界的一员。
正是如此,无论是天庭潜伏到地狱界的修士,还是地狱界潜伏到天庭的修士,修罗族都占比极高。
因为,修罗族最不容易被识破。
咫尺
洛金书与修罗族仇深似海,激愤不已,冷声道:“大家都看到了吧,桃岚的精神和灵魂,早已被修罗族吞噬,是修罗族潜伏在天庭的重要成员。幸好青萍子道友出手,才将他逼得原形毕露。”
伽临南发出一声悲恸的长啸,拔出战剑,冷声道:“亏本神一直视他为好友,没想到一直被他利用,本神还有何面目回光明神殿?识人不明,与修罗为友,我要这一双眼睛有何用?”
“唰!”
他挥剑一划,从自己眼前掠过。
光明之力闪烁。
一双神目,变得血流不止。
在场诸神看出,伽临南必然是与岚君相交之时,泄露了天庭或者光明神殿的机密,害怕被追查,才提前自罚,以求将来逃过惩处。
岚君的修为太高,交友极广,甚至涉及到天孙商弘,这件事必然会引发大地震,不知多少修士将被清算。
天宫对付地狱界的奸细,也是宁可杀错,不可放过。
张若尘看向被劈成两半的桃山,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,紧接着,立即向城主府中的诸神望去,希望能够看出一些端倪。
可惜一无所获。
他本以为修罗族的神灵,藏身在桃山中,只要擒住他们,地狱界今晚的行动,必被打乱,甚至有机会审问出更多的东西。
如此,必能逼得罗乷投鼠忌器,不敢轻举妄动。
没想到,只是将岚君逼得原形毕露,根本不见地狱界神灵的踪迹。
张若尘赶时间,不想在这里耽搁,道:“已毁桃岚根基,贫道大仇得报,也算了却心事。接下来,便看天宫如何处置这修罗邪物,与他的同党。”
说这话时,张若尘像是在提醒众人一般,故意向商弘看了一眼。
商弘的脸随之一黑,突然觉得这个看上去老实而悲苦的道士,内心脏得很。他这一眼,可是比一盆脏水还脏,泼在了他身上。
走出商弘的神境世界,张若尘趁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岚君身上,快步向清神那边赶去。
池瑶的身影突然闪出,站在他身前,眼神幽幽,道:“我想与你谈一谈!”
虽然有层层阵法和神纹隔绝,而且池瑶手持时空混沌莲,以传音的方式说出这一句。可是,张若尘还是有些不放心,担心被庄太阿和轩辕涟察觉。
张若尘道:“没什么好谈,贫道还有重要的事要办。”
吃掉地球 一起数月亮
越听张若尘这么说,池瑶心中越是难受,更不能放他离去,害怕他这一次离开,就再也不会回来。
“如果你必须听完,我才肯放你走呢?”
张若尘凝看她那双从未有过的凄楚和执着的眼神,终究是压下心中的急切,停下脚步。
池瑶冒着这么大风险,也要将心中的话说出来,由此可见,这些话对她来说,甚至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。
已到不得不说的地步。
她道:“轩辕涟邀请你去神王府给天狐姥姥化解三煞尸毒无果,于是求到我这里来。他以《先天道法》残卷为礼,我无法拒绝,因为我知道这残卷对你破境有多么重要。”
“他让我劝你去给天狐姥姥化解尸毒,可是我没有答应,因为,你已经拒绝过。”
“黄金车架中别有洞天,我并不知道车架已行至火种大会,更不知道他为何会说出那句带有歧义的话,实际上我连他的真身都没有见到。其实我觉得,我们已经不是年轻之时,根本没必要解释这些,我们之间不可能连这么一点信任都没有……”
“等一等!你刚才说什么?”张若尘打断了她的话,发现了重要线索。
池瑶眸中苦涩更浓,以为张若尘针对的是她最后那句话,道:“我们之间,真的已经没有信任?若是如此,不如从此相忘于江湖,何必因为这点脆弱的感情,影响了修行之路。今后,还得受那心魔之苦。”
张若尘看出她很难受,而且对自己产生了误会,但,没时间解释,道:“你刚才说,轩辕涟是邀请我去神王府,帮天狐姥姥解三煞尸毒?天狐姥姥在神王府?”
池瑶有些茫然,但也把握住了重点,从颠簸的情绪中恢复,道:“没错!”
“这就对了,这就对了!”
张若尘无法再等待,从池瑶身旁急速冲出去,突然停下,传音道:“别胡思乱想,等我解决了眼下的事,就来找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