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dsi都市小说 從1983開始-第九百六十七章 鳳還巢讀書-q00ok

從1983開始
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从1983开始
许非一进来,见竖排的四溜桌子,一块大屏幕。
刘领导为核心,外加奥组委的几位,人不多。技术人员先调试电脑,一会演示PPT、动画之类的。
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。关注VX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领现金红包!
众人就座,刘领导笑呵呵:“别人都是导演,小许你来竞争什么岗位?”
“张导自然奔着总导演来的,我好些零零碎碎的工作,想当个总制作。”
咦?
几位评委心中一动,总制作这个角儿还真适合他,当然面上没表露。
刘领导就是内部看好张国师的官员之一,照例唠了几句家常:“张导今天穿的很喜庆。”
“喜庆,他们都黑的,我一身红。”
老谋子介绍同伴,道:“这位是艺术研究院的导演王朝歌,她是我们今天的主要陈述人,我俩就敲敲边鼓。”
“主要我语速比较快,在规定时间内能说完。”王朝歌笑道。
技术人员示意可以开始,灯光略微调暗,大屏幕显示出一份PPT。
“我们在进行创意讨论的时候,最先研究的是节目理念。因为这么多年,这么多的活动,全是中国人已经看腻的东西。
吸取雅典8分钟的教训,外国人叫好很容易,中国人叫好才叫创新。
都嚷嚷创新,那什么是创新?我们总结出一句话:得找出一些连中国人都不熟悉,但又极其震撼的东西,给大家展现出来!”
“……”
室内安静,王朝歌一人侃侃而谈,刘领导不时记录几句。
“中华上下五千年,总想把所有的东西都塞进去,这样会造成一个很大的错误:乱。
节目杂乱,没有一条清晰的脉络。于是我们又想,怎么找出这条脉络,最后也总结出一句话:我们不仅要讲中华文化,更要讲中华文明!
中国作为唯一传承到今天的文明古国,从千年前到现在,肯定有一种大浪淘沙岁月不变的思想在其中。
最后我们把这个思想,具体为一个字……”
大屏幕刷的一变,一个大大的“和”字!
哎哟!
几位评委激动了,这个立意太好了,高屋建瓴,古今适用!
心里痒痒还想往下听,传统功夫点到为止。
王朝歌没有深入展开,没有叙述到“改革开放的成绩、与世界接轨的意愿”,也没延伸到“和谐”这个词上。
因为要留余地啊!
如果一次性把话说完了,指不定历史改变,反而不是“文明与和谐”了。
理论方面讲完,下面就是具体方案。
“我先说圣火点燃吧。首先我们觉得,应该由主管机关出面,正式将鸟巢这个名字改为凤巢……”
噗!
刘领导一乐,好奇道:“凤巢这个叫法有点,呵呵……”
“水立方、鸟巢往那儿一摆,不就是一个水晶宫、一个凤巢么?天圆地方,龙凤呈祥。”许非道。
“哎!”
刘领导训斥:“不要胡说,封建迷信要不得!”
“是是。”
许老师撇撇嘴。
京城这一条中轴线,深挖可大了去了。虽然部门不承认风水之说,但这东西都刻在老百姓的脑补里,精彩至极。
比如北顶娘娘庙……
王朝歌可不敢跟领导皮,继续道:“改叫凤巢,寓意中国从这里飞翔。火炬造型为凤凰的一片羽毛,先搞个活动,让羽毛飘扬,传递五大洲。
开幕式当天,这根飘过全球的羽毛,燃烧着绕场飞。
其实这就是圣火,圣火已经点燃了,我们要的就是一种出人意料,都以为是一个节目,结果啪的一下,圣火!
当羽毛飞到一个特定位置,这时火炬的基座才升上来,如折扇徐徐展开,圣火卯榫般楔进去。
这就叫凤还巢!”
话落,大屏幕来了一段动画演示,团队方把基座模型都拎出来了。
几位评委传看了一下,只觉精细标准,动画做的也好。反倒对这个创意反响平平,因为前面几个脑洞也不小。
比如李桉团队,是从地面升起一座S形的丝带般的楼梯,上面落下一个圆环。
种田桃花宝典:庶媳攻略 苏格微
火炬手爬上梯子,点燃那个圆环。
圆环飞出去,落在火炬塔上,点燃火炬。
解放军团队更猛,张继钢想把鸟巢上沿一圈都安上燃烧点,整个鸟巢就是火炬……
50分钟时间有限,大家不约而同的把重点放在圣火上。
王朝歌也如此,其余节目简单介绍了一下形式和表达含义,但与众不同的是,团队为每个节目都准备了概念图,以及相应的模型道具。
令众人的观感更直接。
“大概就是这样,谢谢大家!”
王朝歌话音落地,会议室内响起了小小的掌声。
“感谢大家所做的工作,我们会有进一步的说法,时间也不会太久,奥运迫在眉睫。”
刘领导依然表示感谢,这场招标会就结束了。
他倒没张罗走,问:“小许,《地球大炮》怎么样了?”
“一切顺利,年底或春节期间上映。”
“好,你要知道可有不少人等着哩!”
随后散场。
众人出来,王朝歌直蹦:“我讲的怎么样?有没有丢脸?”
“挺好挺好,该说的都说了。”
“这才是第一轮,标准不会那么严格,我们进入第二轮就好。”
“开幕式这么大的事,我觉得不可能由一个团队完成,估计还得强强联合,就选个总导演的位子。”
七嘴八舌上了车,许非和张国师一辆。
“《千里走单骑》怎么样?”
“没问题啊,我都考虑下一部拍什么了。”
“你这精力确实牛!”
许老师不服不行,道:“我现在时常生出懈怠感,我纳闷你怎么保持的?”
“角色不一样吧。”
老谋子认真想了想:“作为导演,电影永远拍不够,因为总有你想拍的题材。但你今天这样的地位和财富,电影可能只是调剂……”
“谁说的?谁说的?这也是我的事业!”
许非往后一靠,叹道:“只是我平趟十几年,全无对手,很难挑起我的兴奋点了。哎,《赤壁》知道么?”
“听说过,搞的挺大。”
“吴白鸽不行。不是我损他,香港导演驾驭不了商业战争大片,或者说,整个华语圈都没几个人能驾驭。”
“我虽然想反驳,但我举不出例子……”
张国师承认:“这块确实需要学习。”
“是啊,学习才能进步。”
许非拍拍老谋子,下部就别搞装修了。
(感谢新盟主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