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j3ao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-第三百二十章 陸水的強大【感謝燚龘amblowe、炮王李雲攏十萬賞】鑒賞-8dxbp

兇猛道侶也重生了
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
在海域的一边,二长老的身影落在海面上。
她看着陆水离开的方向沉默不语,现在的她依然处于震惊状态。
在确定对方彻底离开,以及平缓了自身状态后。
二长老才开始分析之前的事。
“五阶之后的他,有着寻常人没有的目光,太近的距离,就容易被捕捉到。”
“鲲的出现,证实我之前猜测的没有错。”
“从这里也可肯定他确实是隐天宗少宗主流火。”
想到这里,二长老就又一次沉默。
刚刚那一幕简直让人无法置信,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,可以让天劫那样?
她无法理解。
“也难怪,难怪他可以做那么多事,难怪他能开一语彼岸,随处共享机缘。
也难怪能进出迷雾之都。”
“五阶,二十岁。”
“他怎么做到的?”
二长老不理解,本以为东方茶茶十八岁三阶,就已经让人觉得夸张了。
几乎是古来第一。
可是在流火的面前,东方茶茶太普通了。
抛去等级,渡劫的姿态才是最真正让人无法承受的。
那颠覆了整个修真界。
君临天下,立于无上之上的姿态。
“这样的能力,这样的姿态,这样的手段,均非常人所能企及。”
“所以给冥土杀痕坐标的也是他了?”
“能力足,实力够,对陆家够熟悉。”
我去異界轉了轉 夢裏走壹走
二长老看着陆水离开的仿佛,面无表情的开口:
“日防夜防家贼难防。
卖自家起来,倒是得心应手,毫无心理负担。
不过没有去硬抗大道者,还算有点谨慎的心。”
那样的姿态,那样的特殊,会知道引开大道者给大长老解决,就说明没有被骄傲蒙蔽了双眼。
至少做事有那么点分寸。
“最后他是告诉冥土那些人真实身份了吧?”
随后二长老看向历千尺他们。
“吓得不起吧。”
最后二长老就打算回去。
冥土的事已经没有再去关注的必要了。
既然流火要插手,那就留给他吧。
要知道,这件事流火一早就知道,也就是说他有眼线在冥土。
有危险的情况下才会放人到陆家,不然已经被他处理了。
“好不容易出来一个天骄,最后却只想装废少。”
二长老摇头,无法理解。
真的无法理解。
还装的那么自然,那么像。
而后二长老一步迈出,消失在原地。
当她再一次出现时,是在陆家厨房,她拿了一块点心,最后消失在厨房中。
后山,二长老咬了一口点心,想到了一件事。
“如果现在阻止他娶慕雪,他是不是要打进大殿,问一句他要娶慕雪,谁反对?”
从渡劫期间的姿态,她觉得可能性很大。
二长老把剩下的点心放进嘴里。
“很可惜,不会发生这种事。”
婚事只会顺利进行。
————
陆水坐在椅子上,他们现在是在鲲的背上。
去就近的车站需要一些时间。
而且陆水要验证他五阶的实力。
“少爷,你要的东西。”真武站在陆水身后,递出了一块发着光的金属石块。
这是陆水要用的金曜石。
用来干嘛的,真武自然不会知道。
也不会去问。
不过少爷五阶了。
修为比他们都高。
当然,不正常的感觉已经没了,他们很习惯这种变化。
毕竟跟着少爷的时间已经几个月,没有什么是不正常的。
不正常的事,对他们少爷来说,才是正常的事。
单单是跟在他们少爷身边,他们的修为就突飞猛进,更别说本人了。
“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到秋云小镇?”陆水接过金曜石问道。
这是五阶级别的金曜石。
是用来修炼有为法的。
而且刚刚好可以知道,距离六阶有多远。
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“如果顺利的话,应该会在今天下午到秋云小镇。”真武开口解释道。
现在是凌晨两点多。
陆水点头。
今天下午,跟原先的时间差不了多少。
“也不知道家里是什么情况,又错过大长老出手了。”陆水心里有些叹息。
重来一次这么久,本来有两次机会看大长老出手。
可是一次都没能看到。
以大长老的实力,出手对敌,绝对是难得一见的战斗。
只能等下一次了。
这般想着陆水就开始使用有为法,看看自己距离六阶有多远。
他握着金曜石,开始吸收属于金属性的力量。
这次的确认对陆水来说很重要,所以确认的过程中,他连天地阵纹都不看了。
不过片刻的时间,陆水就把手放下。
他得出了结论。
“大致七天多的时间,真是出乎预料。”
陆水心里有些惊讶。
随后随手抬起,接着往边上一指按下。
惊鸿一指。
轰隆!!!
庞大的一指落在海面上,爆出了巨大的海浪。
真武真灵吓了一跳。
他们还以为的是敌袭。
“不用在意,测试而已。”陆水看到要拔剑的真武真灵,随口解释了下。
鲲自然没有影响。
这点小风浪还影响不到它。
听到陆水说的真武真灵这才放松了下来,不过这一击的攻击,不止五阶吧?
果然,少爷的修为,跟实力是不对等的。
陆水看着自己的手,他大致测量了下。
“五阶的修为,大概能打正常六阶初的一些人。
跟四阶的时候一样。
其他人威能还是用不出来。
被削的更严重了。”
四阶的他只能打五阶初,五阶的他只能打六阶初。
看起来一样,实际上天差地别。
五阶的他威能全开,七阶入道都能随便打,而且是在不动用天地之力的情况下。
不算太夸张,毕竟上一世的他,附带的东西,可不仅仅是一些实验的知识。
“实力被削了,现在这个状态跟老爹打,还是能一下被打断手。
不过….”
对于实力被削,陆水早有了心理准备,因为他发现自己有为法又被提了。
“七天左右就能晋升5.2,也就是说最多两个月,我就能晋升六阶。
快的离谱。
从这里看,我的实力几乎是被提升了。
重新练一遍天地之力,可以这么快吗?”
按照陆水的设想,不应该这么快,不过也有可能跟天地之力被他完善有一定关系。
毕竟,他没有真正从头练过完善的天地之力。
随后他便不在意这些,不管是被削了还是被加强。
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,十一月左右他就能六阶。
那时候或许就能展开他的大计划。
“虽然还剩下的两个月有一定可能晋升七阶,但是还是不升了吧。
有炼体作为辅助应该是够了。
一旦七阶,需要做的事太多太多。到时候境界还要削一下,削起来也挺麻烦的。
一不小心就削不下来了。”
一想到境界削不下来,陆水就四处看了看,有些害怕的样子。
那时候大概就真的要生不如死了。
随后陆水就不再多想,他大概已经知道自己的实力。
在不借助任何外力的情况下,他只能跟六阶交手。
是正常六阶,他爹那种就算了。
他不想被打的叫爹。
而有了天地之力加持,他能跟七阶的人交手,大概能跟他爹打成平手。
毕竟他爹一只脚已经迈进七阶。
至于最后能不能赢,需要看实战。
大家都有正常八阶之下的最强战力,谁能更胜一筹,靠的就是对力量的应用以及对敌的经验。
陆水觉得他是可以赢的,至少理论上是可以赢的,只要不去揍他娘亲就好。
战士一旦有了怒气,会变得非常强。
比如当初那位光明骑士,没事非要攻击他娘亲。
他爹的怒气瞬间满了,然后用出了大招,最后光明骑士逃不过一个死字。
“嗯,追上了老爹,下一个就是三长老了。”
跟这些人动手,只能蒙面,正大光明的,就不敢。
要是被发现了,天知道要接受什么不人道的惩罚。
而且还不能拒绝。
比如他娘亲封他修为,让他提桶罚站,他还能解开修为不成?
“离慕雪还有些距离,不过应该不会太远。”
他始终不知道慕雪是在第几年重生的,不然就能大致知道是什么程度。
六阶的他应该只能取巧。
之后陆水就开始专心看书。
现在的他积攒天地之力快了很多。
其实攒够四个月,中途不用,不是没有希望。
只要让他掌一方天地即可。
瞬间就能分出胜负。
为了他的大计划,这期间除了那个魔修,能不动手就尽量不动手。
七阶以上坚决不惹。
九阶或者大道者这种强者,能绕路就绕路。
黑夜中陆水看着天地阵纹,消失在海面上。
鲲的速度非常的快。
而且它还非常开心。
一开心游的就更快了,大概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后悔游的这么快吧。
————
陆家区域,秋云小镇上,那些人依然跪在地上。
深层次的恐惧让他们无法自拔。
公园中狗子拿起了一边的鸡腿,它很佩服自己有先见之明。
“我就说这个孙子不行了,没想到连狗爷先祖的一剑都挡不下来。
一点用都没有,本大爷才叫了一声。”
狗子一脸不屑,随后动嘴咬了咬鸡腿。
只是一时间有些咬不动。
无奈之下只能趴在一边,让自己爪子稳住。
“看来镇上有不少人深陷这一剑中。
大户小兄弟对这一剑怎么看?”牙疼仙人问道。
狗子咬着鸡腿,漫不经心道:
“下次闭着眼睛看。”
牙疼仙人点了点头,非常赞同道:
“大户小兄弟说的在理。”
说着牙疼仙人就打算去睡觉,趁着牙还没开始疼先睡。
虽然有了牙医仙子帮助,但是偶尔还是会疼一会的。
虽然可以忍受,但是能不感觉到,自然是最好。
街道上东方夜明呼着气,他缓了许久,终于缓了过来。
“呼~这也太可怕了,这个世上居然有这么可怕的存在。”东方夜明趴在地上一时间难以起来。
随后他看了看倒在身边的木槿,在看到那一剑的瞬间,他下意识把他夫人打晕。
不知道影响大不大。
东方夜明坐在地上,把木槿扶起来,靠在自己身上。
“不知道醒过来会不会说我让她错过了那惊世一剑。”
剛好我想嫁給妳 木子
东方夜明无声自语。
那一剑虽然可怕,但是一生或许只有这个机会才能见到。
可是这一剑对很多人来说,都容易留下心理阴影。
幸也不幸。
东方夜明看着自己的手,他觉得想要脱离这一剑带来的心理阴影,需要跟陆古切磋一段时间。
如果没有足够的内心去面对,会影响他后续进阶。
当然,这一剑也是造化。
道之尽头,无上剑道。
名副其实。
道之尽头,多少人这辈子都见不到。
更别说之前所见那么真切。
“嗯。”这时候木槿才开始醒过来。
很快她就睁开了眼睛。
“你醒了?”
刚刚睁开眼睛,木槿就听到了东方夜明的声音。
原本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。
等恢复差不多了,木槿才开口道:
“不知道茶茶怎么样了。”
以他们对女儿的认识,好奇心旺盛的茶茶,肯定会看那一剑。
如果香芋不提前阻止,现在可能趴地上哭。
“茶茶应该没事,还是先叫醒风知道人他们。”东方夜明站起来说道。
就这样跪在大街上,被看到了,这些人的脸面也搁不住。
随后风知道人跟威岳道人被东方夜明唤醒。
一恢复自我意识,两人就直接坐在地上。
“是我们理解错了。
陆家有这么可怕的实力,我们不知道,顶级势力的顶级存在肯定是知道的。
他们根本不敢来陆家抢东西。”风知道人低语。
那一剑完成超越了他们的认知,一剑斩大道,顶级势力都不一定办得到。
也就是说,陆家其实有一定的可能,是修真界最强的家族。
或者说修真界最强者,是陆家的人。
“差距太大了,我们这样的修真者,根本没有资格知道这种事。
要不是这次碰巧遇上,我们依然会是一位以为看透事实真相的愚蠢者。”威岳道人也是开口。
他们之前还说陆家为了自保才公开石门。
然而事实上,陆家可能真的不在意这个石门。
这就是差距。
“东方道友早知道了,是吗?”风知道人看向东方夜明夫妇。
东方夜明摇头:
“道友说笑了,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可怕的一幕。”
“东方道友真给我们两个老家伙留颜面。”威岳道人轻声道。
他们敢打赌,东方夜明知道陆家不简单。
只是为了他们的颜面,没有说出来罢了。
“既然两位没事,那我们就先告辞了。”东方夜明也不多说。
不过他们本就只顺路到小镇。
因为东方夜明夫妇是有资格去陆家做客的,而其他人没资格。
之前这两个人或许会觉得自己跟陆家相差不是太远,厚着脸皮上去。
现在给他们胆子,他们也不敢上去。
陆家在他们眼中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山峰。
随后东方夜明带着木槿往陆家而去。
“真的要现在去吗?”木槿有些忐忑。
“放心吧,听陆古说黎音最近下厨的可能性不是太高。”东方夜明安慰道。
要知道,身为仙厨的木槿,对味觉可是很敏感的。
倒不是会破坏什么,而是别人觉得难吃,她会觉得更难吃。
“希望黎音不会一时兴起,还是我做吃的给她吃吧。”木槿说道。
她也很无奈,不上去又看不到茶茶。
不过茶茶要是做菜,那就太可怕了。
比黎音还可怕。
她天赋惊人的仙厨,为什么会生出一个厨艺天赋负数的女儿?
那简直是缺陷。
————
天大亮之后,陆水就坐上了火车。
直达陆家的火车。
让他可惜的是,慕家不在这个方向,不然还能抽空去一趟慕家。
应该能赶上接电话。
可惜,接电话的事只能等到下个月。
过几天过去看看留言就好。
现在最可能接触的,应该是族里的那扇石门,里面应该有不少的消息。
“说起来,那个唯一真神不知道会不会进去。
她貌似有很多特权。”
在陆水所去的那些地方中,只要跟独一真神有关,那么唯一真神就必然具备一些特权。
或者说,有一些地方几乎就是为了唯一真神而准备的。
比如海尽头的东西。
不管是书籍,还是神力,又或者金属书页,全都是留给唯一真神的。
还有今生路,那就是为了唯一真神而建立的地方。
“或许那滴神血也是留给她的,不过暂时不能让她吃下,里面应该有一些关于陆的消息。”
陆水心里想着。
不过天灾古城到底在哪,他现在不知道。
而且以他现有的实力,也没办法去为不死族带来解脱。
一宠成瘾:叫兽的心尖宝贝
再去的时候,他觉得也就是为那些不死族解脱的时候。
“少爷。”这时真武在陆水身边开口。
陆水停止了思绪,转头看向真武,道:
“说吧。”
會長大人請饒命
“刚刚乐风来了消息,说因为陆家石门的出现,那位贩卖危险保障票的魔修,去了陆家。
这是那个魔修自己放出来的消息,说是让想买的人,可以去陆家找他。”真武顿了下,继续道:
“按乐风说的,少爷要是回去的话,应该能在秋云小镇附近遇到这个人。”
“知道他长什么样吗?”陆水立即问道。
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。
本来就没有空去魔修地界,他还指望下次有机会。
现在好了,可以直接买了。
省得跑一次乱天海。
“乐风有发来对方的画像,我们也去族里问了下,只要对方不换样子,能认出来。”真武回答道。
这些强者通常都没有照片,只能有画像。
也有一些有法术留影。
当然,最重要的是,不伪装。
一伪装就很难认出来,尤其是一些强者伪装。
真武真灵不觉得他们可以看出来。
实力差距太大。
“这几天观察下。”陆水说道。
在秋云小镇发现,说好交易也好交易,说难交易也难交易。
慕雪是重点。
能避开慕雪就好。
避不开就只能外出。
真武应了声就不再多说什么。
…..
中午时间,火车停靠在了一边。
这里是站点。
陆水没有在意这个,只是低头看书,再一些时间就该到陆家了。
把水交给慕雪,就没他什么事了。
至于五行云兽具体要怎么孵化,那些人应该都查好了资料。
相对于小孩子来说,这可是很开心很值得期待的事。
“咦,东方小友。”
突然的声音在陆水耳边响起。
当然,只是响起而已,他没有抬头,依然在看着他的书想着他的事。
契約婚嫁 洛木
“东方小友?”声音又一次响起,这次比较近。
这时候陆水才猛然想起,他假名姓东方,这人可能在叫他。
随即抬起了头,望向了声音来源方向。
一看非常眼熟。
“魔修吉安?”陆水不太确定。
这次的魔修吉安跟上次有些不一样,应该是有受伤跟没受伤的区别。
不过才几天的时间,对方伤势就好了。
“正是在下,小友也是去陆家?”魔修吉安问道。
“有事?”陆水没打算闲聊。
他回家不太想跟人同行。
尤其还是魔修吉安。
慕雪问起来,他该怎么说才好?
这个人可就是他从彼之海岸出来,遇到的魔修。
“关于魔修时下,上次东方小友不是问空间使徒吗?
那时候小友走的太急,在下没来得及说清楚。”魔修吉安说道。
陆水看了魔修吉安一眼,道:
“你认识他?”
“魔修时下,乃是家师。”魔修吉安说道。
“坐。”陆水合上书,打算好好跟这个魔修吉安聊聊。
关于魔修时下的事,完全可以了解一下。
听到陆水说的,魔修吉安便坐在陆水对面。
他不敢怠慢。
眼前这人虽然看起来只有二阶修为,但是气场惊人。
当然,魔修吉安做生意一向以和为贵,也不会在意顾客态度。
顾客就是上帝,只要不踩他。
“魔修地界,那个卖危险保障票的魔修时下,是你师父?”陆水又问了次。
“是的。”魔修吉安点头:
“不过小友要是让我拿出证据,我没有证据。
空间使徒,魔修时下,这是家师的名讳,他在修真界并不活跃,属于比较低调的一类人。
这点小友应该知道。”
“继续。”陆水看着魔修吉安说道。
他觉得这人说的话,有一定的意思,一点不反感他往下说。
“这样一个低调的人,在某个时间,某个地点,收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徒弟,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
小友认同吗?”魔修吉安简单的说明了下。
陆水往后靠了靠,轻声开口道:
“然后呢?”
“对于一笔生意来说,我是真是假并不重要。
这只是一个概念。
重要的是,小友所需要的东西,我有,而且还能进行愉快交易。
只要满足这一点,其他也不用在意。
东方小友还赞同?”魔修吉安看着陆水,开口问道。
这就是他的目的,他要跟对方交易。